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国际 > 正文

  受资本市场及公司战略等影响,近一年来,腾邦国际(行情300178,诊股)(300178,SZ)陷入了流动资金困境。尽管在去年年底,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同时找到了两大国资“白衣骑士”——深投控和福田投控,来纾解股票质押风险,但是战略合作的推进情况至今尚无音信。

  久等“白衣骑士”不至,5月15日晚,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及公司实控人钟百胜,与史进签订了《表决权委托框架协议》(以下简称《框架协议》),拟将合计持有的公司1.7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8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史进行使。

  值得注意的,后续表决权正式委托将导致腾邦国际控制权的变化。对此,腾邦国际证券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近一年来,腾邦集团的一些问题波及到上市公司,对上市公司品牌影响较大,如今拟将表决权全部委托给史进,是集团“壮士断臂”的决策,在业务和管理上都将放权给史进。

  公司控股权或变更 腾邦国际公告显示,截至《框架协议》签署之日,公司总股本约为6.17亿股,腾邦集团共计持有腾邦国际约1.64亿股股份,占腾邦国际总股本的26.55%。而钟百胜持有腾邦集团67%股权,同时其共计持有腾邦国际1426.89万股股份,占腾邦国际总股本的2.31%,为腾邦集团实际控制人。

  根据《框架协议》,实际控制人钟百胜拟将直接、间接持有的腾邦国际所有股份的表决权都委托予史进,即后续签署正式委托协议后,史进可实际支配腾邦国际股份表决权股份数达1.78亿股。

  腾邦国际补充披露称,后续表决权委托正式协议的签署可能将导致公司控制权的变化,史进可实际支配的股份表决权将占公司总数的28.87%,可能成为腾邦国际第一大股东。

  史进是何人?为何能受到如此重用?公开资料显示,史进自2016年9月起任腾邦国际控股子公司腾邦旅游董事,2017年6月起任腾邦旅游总经理。记者了解到,在史进任职期间,腾邦国际旅游板块业务发展迅速,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腾邦国际商旅服务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55亿元、31.1亿元和43.18亿元,增长率分别达62.65%、225.83%、38.84%。

  腾邦国际证券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之所以选择史进,有多方面原因:第一,史进在旅游行业有不错的资源和实力,之前世界杯公司往俄罗斯发展的决策就是史进作出的,“他在旅游方面有很好的眼光,不然集团不会让他经营这么大的盘子”;第二,将表决权转让给史进后,上市公司的银行授信就不会受集团的影响,可以将上市公司与集团自身的风险切割开,让公司有更好的发展。

  “白衣骑士”久等不至? 近一年来,腾邦国际陷入了流动资金困境,股票存在质押性风险。相关公告显示,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在完成2018年9月18日的质押业务之后,累计质押1.3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37%,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77.88%。

  2018年10月,深圳市开始斥百亿元资金“驰援”本地上市公司,而腾邦国际成为了深圳市国资委“驰援”第一股。据腾邦国际2018年10月15日公告,深圳市福田区国资委旗下的福田投控与腾邦国际达成了战略入股意向协议,拟向上市公司提供1亿元的流动性支持。

  2018年12月26日,腾邦国际再次公告称,腾邦集团与深投控、福田投控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深投控拟受让5%~10%股份,福田投控拟受让不超过5%股份。深投控和福田投控拟联合战略投资腾邦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于福田保税区的物业和土地资产,未来三方将共同启动福田保税区域整体更新改造规划。

  时隔近半年,腾邦国际与福田投控、深投控的战略合作却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而如今,腾邦国际的股票质押风险不断显现。

  2019年4月30日,腾邦国际公告称,腾邦集团存放在中信证券(行情600030,诊股)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的股票触及平仓线及在国海证券(行情000750,诊股)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触发违约条款,出现被动减持的情况,截至公告日,腾邦集团累计被动减持的股票数量为118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93%。

  是久等“白衣骑士”不至,腾邦集团才作出委托全部表决权的决定吗?上述证券部人士表示,有一部分关系,实际上福田投控、深投控和公司的战略合作更多是聚焦在福田保税区的开发,在上市公司这边的合作至今没有太大动作。

相关阅读